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46.拜将





  柒枝摔杯而走。

  小小的碧玉酒杯,立刻摊在地上四分五裂,是谁的残骸。

  崇喜握紧了手上那只,直握碎了,鲜血从指缝从漫溢出来。随从担忧地上前想要帮忙包扎,崇喜一手挥开,抓了长刀赫赫然大步往外去。

  天际出现一片薄灰,是黎明前的征兆。

  一万军队防守备战到此时,仅仅残余三千可用。

  孙统领叫来一碗清酒,叫指尖的鲜血滴到酒中,血水缥缈着化开,厉喝着摔了这碗,重振士气重整最后的兵力,全数抵达大门前。

  只要等到鸡鸣的第一声,他们变会在北军还未睡醒的刹那冲将出去。

  忽的远处升腾起莫名的火焰,火焰越烧越高,大风把味道吹扬过来。

  崇喜鼻翼谨慎地动了动,浑身肌肉崩起:“是粮草。”

  果然,城门上有人回禀——北军后方的存储粮草的营地发了大火。

  崇喜浑身一震,仿佛能听到城外某暗处,柒枝对他喃喃讲:“崇喜,这是我送给你的最后一份礼物,你喜欢吗?”

  轰然一声,城门大开,孙崇喜跃然马上,黑马仰头嘶叫,三千人马兵分两路,一路由他带头冲击北军中军,一路从侧翼去攻击北军后方。

  后来许多年,长沙府关键的守城一战,也是着名的以少胜多战役,长久地被人记挂称赞。当然也有夸张成分,例如开城血战当天,从白天至天黑,势单力孤却如死神的孙崇喜在敌军中鬼神莫测地厮杀,耳后雍王的大队终于徐徐赶来,与孙崇喜呈前后夹击之势,这才彻底打败收降了梁姓大军。

  崇喜浑身是血地在城门口迎接了雍王,雍王下马来,稳健雄厚的体态,诚恳感动地将孙统领扶起来。他那雍容稳健的身形,将崇喜衬得愈发单薄。

  雍王身侧的周姓谋士替主上解释道:“孙统领勿怪我们来迟,主上这回是倾尽所有从南京出来。战略上覆盖甚大,步步为营一步都错不得,来此之前,主上已经收束了江北数地,一路都没停歇”

  雍王打断他,对孙崇喜道:“长沙府连接南北,又是长江中游,乃军事重地,若非崇喜足智多谋兼英勇非常,怎可能留此宝地等到吾等。”

  雍王正式接收了长沙府,及至此时,几大军事重镇皆归于他手。例行论功行赏,孙统领荣升大将,掌管五万兵力。雍王等人在此驻扎月余,商议即刻行动,乘着势头挥军北上,一举攻向京城,完成他的雄图大业。

  京城那边惶惶不可终日,最北边的齐王忽然反水,不肯对仗雍王。庆历皇帝迫不得已关闭宫门,皇城一夜大火,庆历不知所踪,雍王进驻皇城的第一步并非宣布直接登基,而是先去远郊皇墓祭拜先皇,这才名正言顺地继位,史曰庆耀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