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第二十三章:从命(哥哥剧情完)





  无人得知丞相府那夜都渡过了什么大劫难,暮朝觉收剑离开丞相府,围在府外的大将也随之跟去。

  暮朝觉上马前,对大将吩咐道:“得我命令,封锁消息,任何人都不能将吾妹夫踪一事透露出去,谁言,诛谁。”

  战场之上,都是听命令行事。

  可是这命令让在场的人都为之一震,没有立刻去行事。都是看着暮朝觉想要去劝说。

  “将军,不可啊!”大将冒雨阻之,进言道:“将军此举万分不妥,这事真的耽误不得,若要如此,那往后找寻困难。”

  当务之急,是该要找到将军妹妹的。

  怎么将军反倒是不找了,还要消息不能传出去。

  “是啊将军,这样和放弃有何区别,恕末将难以从命。”

  “将军回来不就是要找妹妹的吗,不找怎么行了。”

  “将军!请收回成令!”雨从天而降,淋湿了各将的战甲,衣袍翻飞,他们皆是向主者抱拳,为的都是将军另改主意。

  面对各将抱拳相劝,暮朝觉翻身上马,直接呵道:“反了你们了,为何不听令?”

  “还是说,我这个将军的命令连你们都不听了。”

  “不是的。”他们都觉得苦涩,不免要说道:“不是不听将军的命令,可将军不该如此,你不是只有一个妹妹了吗。”

  “我们要是不说,你就孤家寡人的了。”

  孤家寡人?真是会想。

  谁都知道他暮朝觉唯有一个亲人在世了啊。

  “是只有一个妹妹了。”暮朝觉从上往下看着众位大将,“谁跟你们说我要不找她了,战事多变,理应如此下令。”

  “更何况不是还有丞相府帮我找吗。”

  “找不到,他们就都别活了。”

  “这下,你们还听我的命令吗。”

  前有匈奴垂涎,蛮夷又有心来攻之,不得不多防。

  匈奴是被他打怕了,这次的身死骗得了他们一次,用不上第二次了,到他们心高气傲之时,还是会不怕死的回来。

  再来说,他虽是镇国将军,可再几年不知情况如何,百年过后他不可能一直在守疆土,国不可一日只有一人为强。

  暮朝觉是能打,可还要察觉有心之人的告秘,不然死伤不起。

  关居城,还有后方几座城池正是要险,丢不得,也难以攻城,为此还不足以惧蛮夷各方的势力。

  要是可行,陛下还是会派他领兵前去镇管。

  各将沉默了,他们是忘了还有这事儿了,但将军没有忘,他从来都懂得事大事小。

  要是有事将这事说出去,日后以此要挟,认不得就惨了,那将军是要妹妹还是保全百姓就难了。

  这也不怪将军会下此命令。

  万事开头难,有些事真的不能全意。

  这事还是在将军身上决定为好,他这么说自有天意。

  他们还是领了死命令,全散了去。

  暮朝觉骑马奔至皇城,他在天宫处下了马,把马交给了来牵马的侍从,便一人独自向里走过深宫红墙。

  他回来,应当是先要去皇帝的。

  皇帝在等着他,就算是入了夜,他依旧是穿着明黄的深衣,伴着太监们的搀和,从这往远看到那渐来的身影。

  “他怎么还是动手了?越发气性大了。”

  太监温笑:“陛下别急,镇国将军是和陛下彻夜相谈,哪里有动手了,咱家看将军气宇轩昂,人错事不多,必须时不提也罢了。”

  一语惊起,皇帝被太监的话点到了心头上,他道:“就这样办吧。”

  “罚也是要罚的。”

  暮老将军都走了,他也是老了啊。

  不想打打杀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