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27温柔陷阱





  十几秒后,莫奈将人松开,声音懒懒的:“嗯,冰箱里有车厘子和凤梨,宝宝想吃吗?”

  “想。”余倾卿不假思索回道,瞥见莫奈脸上的倦意才猛然想起她和莫奈是连续工作了许些日子才迎来休息的。

  “累……”了就去休息,没必要强行陪我,我不喜欢这种自我牺牲式的好,如果你还想这段关系长久的话。起码她还想和莫奈继续,想以一种更合理的方式和莫奈相处很长很长的时间,最好能到她生命的最后一刻。

  “累了可以多抱抱宝宝吗?”莫奈突然开口打断了余倾卿,余倾卿只能把余下的一长串话又憋回肚子,暗自垂头消化这一大段内容。

  “我可以过分到什么程度?”男人的声音从余倾卿头顶上方传来,语气有些暧昧。

  “嗯?”余倾卿本能向后退,警惕的盯向莫奈。

  莫奈:“拥抱的程度,想贴得更紧又怕宝宝不喜欢,不想成为宝宝讨厌的人。”

  “哦……”意思就是我想歪了呗。

  余倾卿是又尬又气,但生气比尴尬要多,“别装纯,上次亲我的时候你就摸我胸了。”

  莫奈微微一笑,坦然道:“没有,我承认我就是宝宝口中的老色批,时刻都想把宝宝拆骨下腹。”

  这下尴尬的又成余倾卿了。余倾卿摇摇头,努力驱散面部的热度。她猜到自己脸红了。

  又不是没和莫奈更亲密过,怎么今天就突然面红心跳加速了呢?好奇怪,难道她更喜欢莫奈了?还是说因为她终于放下顾虑,所以压抑的喜欢得以释放了呢?

  喜欢一个人不就是想对他好吗?不就是控制不住的想他,想和他亲近,在意他吗?

  “不用在意,宝宝的感受永远是最重要的,对我来说,满足私欲远不到能够和宝宝相提并论的程度。”说完,莫奈从沙发上起身,又来了句:“百事还是可口,零卡还是正常?”

  余倾卿:“可口可乐,不要零卡。”

  按理说不该如此磨蹭的,只是他贪心了。脸红的宝宝超级可爱,但是宝宝渴了,所以他不能再放纵自己。

  糟糕,过分心动了!余倾卿一头倒在沙发上,抱紧靠枕,久久不言,直到莫奈端着水果和可乐归来。

  真的好大只!被阴影笼罩的余倾卿蹭得一下坐起身来,将手伸向可乐却被莫奈温柔的抓住,缓缓放下。

  莫奈:“我拿着吧,太凉了。”

  啧,这种微不足道的小细节都能注意到!

  “温柔陷阱。”白了莫奈一眼,余倾卿低头咬住吸管,甜美的汁水顺着透明的管道流入余倾卿口中。

  莫奈抬手撩开余倾卿嘴边垂落的发丝,道:“没有陷阱,只有一个摇尾乞怜等着宝宝宠幸的老男人罢了。”

  “其实也没那么老,你长得挺好看的。”是她喜欢的类型。

  莫奈眸色一暗,嘴角扬起,“能得宝宝称赞,我的荣幸。”

  由于太渴,余倾卿一口喝了大半罐。喝完,余倾卿靠在沙发上,依旧给莫奈留了位置。只是现在,难以抵抗的人变成了她。

  可乐在莫奈手上留下了一摊水迹,莫奈擦了擦手,才在沙发上坐下,紧挨着余倾卿坐下。

  余倾卿脑袋一歪,靠在莫奈肩上,语气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请不要辜负我的信任。”

  “金钱上,我希望你能尊重我,并不是因为忌讳网上那些捞女言论,而是我觉得平等的关系是相互的,我不能一直只做被给予的那一方。但是谈钱很伤感情,所以我并不会立账单把一切都算得清清楚楚,细致到一分一厘,但我保证,会在动态平衡。一些具体的金钱,就直接转账好了。礼物如果做不到对等,我也会在其他地方补偿回来。家务,共同承担好了。”

  莫奈安安静静的听着,神情却愈发严肃,声音也显得有些冰冷,“不需要。”

  “现有的环境不平等,所以过分追求平等本就是另一种伤害。我所做的一切,只源于爱,无所他求,不是弥补,更不是宝宝的负担。”

  另一种伤害吗?好像是这样没错。在不解决那些只有女性才会面临的问题的前提下,所有的平等都是在漠视女性的痛苦。

  可是说归说,你干嘛……要亲啊?

  只瞧了一眼,余倾卿就选择闭上双眼。

  男人啃咬着她的唇,一点点向里入侵,“假定平等的前提下,你会思考这些吗?如果不会,那就彻底抛弃这些问题。”

  在吻了许久后,莫奈松口道,“我僭越了,宝宝要罚我吗?”

  有什么可罚的,要她承认自己是愿意的吗?而且你知道自己僭越了,还故意亲这么久是什么居心!

  “哼。”余倾卿低头给了莫奈一头锤。

  对待这样别有用心,包藏祸心的人就要这样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