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尾声(1 / 2)





  池水在灯光的映射下波光粼粼,秦礼跳进泳池后从背后抱住顾清嘉,他人高马大,两人直立在池中,水只堪堪到他胸口,顾清嘉踮起脚也站不住,只能小心翼翼地环住他的脖子,脑袋埋在他胸口。

  泳池的水质透明清澈,在荡漾的水波下,顾清嘉胸口的两团乳肉洁白无暇,一道水痕顺着深深的沟壑流进布料里,红色的泳装颜色张扬,不是她平时惯穿的颜色,但却衬的女人肤色更白,整个人晶莹剔透。

  秦礼看得喉结滚动,手掌向下揉上她的臀肉。

  “呜。”顾清嘉一声娇呼,贴得他更紧,乳肉紧贴着他的胸口。秦礼抱得更紧,情不自禁地说了句:“好软。”

  顾清嘉先红了脸,目光变得狡黠,她坏笑着牵过秦礼的双手盖在一对乳房上,揉了几下,男人舍不得放手,手下使了力。

  “轻点...”她声音软软的哄着秦礼,身体一沉潜进池底,水下秦礼的巨物早顶的泳裤变了形状,顾清嘉吐着泡泡使着坏,隔着泳裤捏了几下龟头,秦礼浑身一震,水波都激荡起来。

  顾清嘉有意使了坏心思,谁让这个男人每次都不管三七二十一,捞过她就是一顿狠狠操弄,每次都会腿软身乏好几天。她在水下灵活地躲过伸来的双手,安市临江,顾清嘉从小就在江边玩水长大,水性很好,每次秦礼要捞到她的时候,都被她游刃有余地避开。

  秦礼被水中有着强烈红白对比的‘美人鱼‘激得红了眼,起初他还笑着跟顾清嘉胡闹,没过五分钟,就被女人的小手撩拨地快要爆炸,一双嫩手被手浸得更柔软,时不时捏捏几近顶出水面的阴茎,还不忘照顾到饱胀的囊袋,甚至连秦礼的臀肉都被顾清嘉抓了两把。他不再纵她胡闹,吸了口气潜进水中,只一个矫健地打水,就逮到了顾清嘉。

  “啊...”顾清嘉下意识惊呼,以为要呛水,却已经被打横抱离了水面。

  夏季的夜风虽然潮热湿润,但这个泳池调节了专门的温度,始终保持在22度,刚出水的顾清嘉就起了一小层鸡皮疙瘩,秦礼把她抱到了泳池旁边的小温泉池,皮肤刚浸了温热的水,顾清嘉就舒服地靠在了池沿,头倚在秦礼的肩膀上。

  两人视线对着远方笼在月光下的翠色山脉,山下湖边似乎还有人在聚会,声音远远传来,过了一会天空划过一道亮光,几枚硕大璀璨地烟花绽在半空。

  顾清嘉指着天际,开心欢呼:“快看,好漂亮。”她的笑意直达眼底,难以言表得愉悦感充斥全身。

  没有比此刻更让她幸福了,其实顾清嘉小时候最喜欢看烟花,每到过年都会骑在爸爸脖子上去赶烟花会,那时候妈妈还在,会在旁边慈爱地看护她,她真的以为爸妈会保护自己一辈子,谁能想到后来,几乎一夜之间,就要她自己变得坚强。

  从那以后,她再不爱看烟花,美得东西总是稍纵即逝。

  这几年来,她一直自己保护自己,什么委屈都自己吞,活得狼狈。直到碰到秦礼,这世界上,只有这个男人,会如父母一样对她好,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小心翼翼地呵护她。

  她搂住秦礼的脖子,亲昵地贴在他的颈侧,轻轻地唤他的名字:“秦礼...秦礼...”

  顾清嘉的声音带着颤抖,秦礼不晓得她此刻的想法,只是拍着她,:“我在,以后都有我在。”

  她被弄得快哭出来,眸子里溢着水汽,:“是不是我不管怎样,你都会一直陪着我,无论发生什么,只要有你,我都不用再怕?”

  “嗯,你永远都不用再怕。”

  “永远是多远?”顾清嘉搂得更紧,忍不住问了一句她以前很不屑地幼稚话。

  “除非我死。”

  不知道是感动还是不愿听死字,她流着泪急慌慌捂住秦礼的嘴:“你不许说死,以前我妈在病床上躺着,也跟我她永远会陪着我,绝对不会抛下我,除非她死。”

  秦礼正色回答她:“好,那我的一辈子归你了,没你的允许,我不敢死 。”他牵起她的手,等放开的时候,顾清嘉的无名指上多了一枚亮闪闪的钻戒。

  她怔怔地盯着戒指,一时没回过神。

  秦礼一字一顿,很严肃地说:我从十几岁起一直扎在实验室,几乎没跟别的女人相处过,也不会说甜言蜜语。”

  “以前总以为一个人很好,家庭婚姻都是累赘而已,直到你出现,彻底扭转了我三十年来的想法。”

  “抱着你的时候,什么荣耀加身,国际大奖,都变得微不足道,只有跟你在一起,我才感觉在为了自己活,为了爱你而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