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Cherish(1 / 2)





  乔纳森敲响贝蒂卧室的门,门内却迟迟没有回应,他面无表情,极具耐心地又敲响了第二遍,第三遍……

  “砰!”面前的门倏地被拉开,入眼是他双胞胎姐姐怒气蒸腾的脸,贝蒂皱着眉,和乔纳森如出一辙的金色卷发乱糟糟的蓬在身后,起床气明显。

  乔纳森靠在门框上,双手抱臂,目光沉静地看向贝蒂,眼底的蓝似乎都沉淀下来,“你故意的。”

  “是。”让人意料之外的回答。

  说完,她放平眉头,转而打趣道:“你们做了?”

  乔纳森半转头,避开她的眼神,薄唇轻启,吐出一个“NO”。

  “我认为你已经决定和爸爸反抗到底了,现在看来似乎这个结论还是太草率了。”

  乔纳森转回头,盯着她的的眼睛,语气严肃了几分:“贝蒂,这和我是不是基督教徒不能有婚前性行为无关,我没做是因为我珍爱她。”

  “爱?爱不就是性吗?”

  “你没明白。”

  “maybe.”贝蒂摊开手,“我现在确实不太能理解你。”

  说完,她就要关上门,刚转过身却又迅速转了回来,对还倚在一边的弟弟说:“不巧,我的睡衣都洗了,我想她会更乐意看到你给她准备的,不是么?还有,你知道的浴室的第二格柜子有一次性内衣。”

  “砰”门被合上。

  乔纳森直起身,也不再停留,径直走回了自己的卧室。

  但当他打开衣柜,却愣了很久,目光扫到在左侧一角安静躺着的泳衣,少年的视线像被烫了一样,立刻看向另一边,最终才慢吞吞地挑了一套自己常穿的睡衣。

  等程曦又冲洗了一遍擦完身体,正百无聊赖绞着湿头发玩的时候,他才姗姗来迟。

  乔纳森说完内衣放置的位置后,又将手里的睡衣放到衣篓中,视线轻轻落在少女胸口和脖颈的几处微红印记上,声音变轻了许多:“对不起,我刚刚有些失控。”

  程曦愣了下,缓缓抱住了他,同样轻声地开口:“没关系,我很快乐啊,我喜欢你这么对我。”

  乔纳森回抱住她,用鼻音嗯了声。

  手掌贴住她温热肌肤的一瞬,脑内又不自觉地回放起之前的一幕幕,没听清少女之后的话,他只模糊听到几个单词“睡衣,你,要穿……”

  少年立刻松开手,抑制住身下又隐隐要抬头的趋势,丢下一句“衣服自己穿好。”就转身离开,那背影看着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样子。

  只留下一脸懵的少女在原地低低呢喃:“我是说谢谢你的睡衣。而且,衣服我当然会自己穿好啊。”

  程曦回到房间,乔纳森正坐在床上看书。她凑过去看了几眼,嗯,确认过眼神是她不擅长的数学。她一秒丧失了兴趣,只去看他,“作业?”

  “这周要完成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