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世界二:我要带我绝症的女儿看世界





  老管家攥着设定好经纬度的导航,一路提心吊胆的东张西望,恨不得一步二回头。确定四周没有人之后,他才拿出手电筒,在杂草枯叶堆中掀起了一块窨井盖。

  颤抖的手指死死摁在手电筒的开关上,按照兰胜国的指示,开一次停两秒关掉再开一次停两秒关掉再开再关,两长一短的光线持续进行照射,直到兰斯出现才能停止。

  看见信号灯的兰斯,内心十分激动,身体的疲惫瞬间一扫而空,几乎以小跑的姿势冲向光源。

  重见天日之时,他觉得身心疲惫,又有劫后重生的愉悦,反观阮糯糯,又开始默默掉眼泪了。要不是条件不允许,他真想把她扔地上抽烂她的小屁股。

  “哭哭哭,什么事都没有还在哭,赶紧喝点水。”兰斯接过管家递过来的矿泉水,送到阮糯糯的嘴边,凶巴巴的吼道:“多喝点,不然不够你哭的。既然这么爱哭,以后主人天天让你哭。”

  本以为这是一句恐吓性的玩笑话,谁知道居然是真的。

  阮糯糯:心里有句妈卖批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死里逃生的两个人不过简单吃了一些饼干充饥,然后便马不停蹄的跑到码头的等候大厅。四周乌泱泱的都是人头攒动,看过很多TVB的阮糯糯第一个反应就是跑路,“兰斯,我们是要偷渡吗?”

  “是旅游。”他指着电视机里反复宣传的一艘游轮,“我们一会儿就坐这个。”

  那是一艘环游七日的旅行游轮,沿途四个沿海城市可以下船观光,衣食住行、娱乐设施一应俱全。

  兰胜国的警卫员带着临时身份证、船票、行李以及一架折迭轮椅很早就赶到了码头,并提前把所有东西都存放在了储物柜里,等见到风尘仆仆的兰斯后,不动声色的迎了上去,两人擦肩而过时他往兰斯口袋里塞了一张纸。

  好奇的左顾右盼的阮糯糯不小心被警卫员撞个正着,她吃痛的唉哟一声,愤愤不平的冲着头也不回地男人骂道:“有没有素质啊,撞到人都不知道说声对不起的。”

  兰斯没说话,摸了摸口袋里的一张纸径直走向储物柜,把里面的东西都拿了出来,然后去了残疾人专用厕所反锁上门。

  把阮糯糯放到洗手池上,兰斯先帮她洗了把脸,然后从行李箱里掏出干净的衣服给她换好,又抽出一条宽大的毛毯把人包裹住放到了轮椅上。接着,他也把自己重新打理了一番,还夸张的贴上了小胡子。

  “你为什么要贴胡子?”阮糯糯好奇的打量着给自己化妆的男人,他甚至用眼影给自己画出了浅浅的黑眼圈,看上去瞬间老了好几岁。

  帅还是帅,可惜变成了帅大叔。

  “引人耳目,一会儿你也得画。”

  她惊讶的脱口而出,“我也要贴胡子?”说完才发觉自己在说什么胡话,尴尬的笑了笑,“开玩笑的开玩笑的……”

  兰斯已经习惯了她的蠢萌,自是不会多搭理,戴好平光眼镜后,他的魔爪便伸向了毫无反抗能力的阮糯糯。

  男人动作的轻柔的挽起女孩的秀发,用发卡跟皮筋固定成椭圆形,不突兀的造型。接着掏出一个类似摩丝的东西对着头发均匀的喷洒,有股酒精混合油漆的味道。大概过了十几秒,头发表面形成了一层固定的灰白色膜最后套上了一种很薄的橡胶头套。

  阮糯糯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脑袋直接大了一圈,光秃秃的,看上去很古怪。她还没发出疑问,兰斯又往她头上摸了一层很香的东西,不一会儿头皮的颜色就变了,她成了个光头。

  光头!

  瞠目结舌的张大嘴巴,她诧异的看着满手污渍的男人,“我……我就这么出去?”

  兰斯一边慢条斯理的洗着手一边答道:“等头皮干了要戴个渔夫帽遮遮。”

  得到这个答案,她顿时松了口气,幸好,还有帽子。

  全部处理完毕之后,温文尔雅的帅大叔推着病弱小可怜慢慢走回了大厅。因为阮糯糯很少见阳光,显得皮肤异常苍白,配上不见头发的帽子,众人便不再好奇她为什么坐轮椅这个事情,似乎肯定了她是个病人。

  所以登船时,明明是普通票,他俩还是破例走了VIP通道,连房间都被安排到了最隐秘的角落,远离了喧嚣吵闹,甚至最后还来了个主动自我介绍的医生,说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让船员通知他。

  “船员为什么对我们这么好?”阮糯糯好奇,“你给人塞红包了?”

  “我只是告诉他们,我的女儿得了绝症,我要在她剩下的时间里带她好好看看世界。”

  被迫绝症的乖女儿·阮糯糯无语凝噎。

  真是谢谢你,有你真是我的福气。

  ---------------------

  尒説+影視:○.red「o1r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