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装客户端,阅读更方便!

92冷战





  厅内温度骤降,布菜的麦秋看到主人变脸,僵在那里手发颤,在针锋相对的那两夫妻之间来回扫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龚忱面如寒霜,冷冷盯着妻子,幽暗双目之中似有冰棱,直刺曲鹞,四周空气也凝结成块,令她呼吸不畅,被无形威压催生出惧意,全凭一腔愤怒苦苦支撑,针尖对麦芒,直直与他对视,分毫不让。

  结果还是映日大着胆子插进二人之间,清理了掉在桌上的鱼肉,给龚忱擦干净手,默默将曲鹞面前的鱼和龚忱这边的水芹调换了位置。

  她使了个眼色让麦秋退下,自己动手给龚少爷和少奶奶各盛了一小碗排骨冬瓜汤。

  “今晚的排骨汤闻着香,汤水也清透,少奶奶尝尝看还合胃口吗?”

  映日在搬家安顿时有条不紊指挥仆人,帮了曲鹞的大忙,她管家是离不开这个能干的大丫鬟的,便顺势下了台阶,低头在瓷盅里舀了一勺汤,浅尝轻饮。

  龚忱收回视线放下筷箸,一言不发起身离去,没有再多瞧曲鹞一眼,径直回了书房。

  呵,做给谁看?有本事你一辈子别吃。

  曲鹞也没胃口,独自一人食不下咽,勉强吃了几口就放下碗,让人备水沐浴,不再像往常那样去书房给某人红袖添香。

  丫鬟们见主人夫妻吵架不高兴,也不敢劝食,老老实实听命收拾桌子准备热水。

  可难受的小曲鹞只想一个人待着,不要她们服侍,把黍香麦秋都赶走后坐在浴桶里发呆垂泪,龚忱的话在脑中反复闪现。

  “没用的奶娃娃”“国策政事,小娃娃懂什么”“人小气性大,还满口歪理”“整天闹小性”“她不过是看上我的皮囊”“略有姿色的常鳞凡介”……

  仔细想想,他哪里对她说过多少好话,所谓“甜言蜜语”不过是调笑之言,“奶猫,奶糖,小灯笼”,都不肯认真叫她的名字。

  每一次她向他求助,从新婚之日起,他从来都是漫不经心地敷衍,家里没忌讳,家人都是普通脾气,皇宫没规矩……需要的时候把她拉出来用,指鹿为马地说她想当家,丝毫不考虑她在家里的难处,真真是对她没一点疼惜,而她却被皮相所惑,一叶障目,从未细思。

  天下女子都不及你妹妹一片衣角,你娶什么妻?害什么人?怎么不去把你妹妹从皇城抢出来娶了她呢?

  热水早已冰凉,她却无知无觉,心比身体更冷,彷徨无依,是她自己蠢,付错了一片真心,遇人不淑,此生休矣。

  可是书房里的龚忱脑中忧虑的不是无端作闹的妻子,而是一心扑在家人身上。

  父亲动宗藩是为了国家百姓,要给国库省银子,要给百姓减徭役,要收地还民。宗亲不是言官,即便他可以只手遮天权霸朝堂,扫除反对他的官员,但皇亲国戚是扫不掉的,无法贬黜革职,他们世代袭爵,人多势众,区区一个内阁首辅哪里是对手。

  势必要有皇帝的支持才能保命,要皇帝为了得宠的皇后不得不支持。可如此一来这个时候选秀送女人就很不妙,然而不插其他女人进去,任由帝后整日如胶似漆地痴缠,万一妹妹怀上孩子,她此生就再无一丝离开皇宫的可能了。

  龚忱纠结再三,还是把他给昭仁帝物色的“可用之人”写入奏疏,人品样貌一笔带过,家世父兄官职才是重点,皇帝要人么,他自己挑就是了。

  写完奏疏,再给镇守边疆的岳父写了信,妻子闹脾气或许会与家人倾诉抱怨,他的信得比她的先寄出去。

  完了又埋头盐税粮税土地丈量的卷册,直至夜深准备回房休息时才想起方才曲鹞的异常,略一思量并没有急着回厢房,而是让人把黍香麦秋喊过来问话。

  “我问你们,今日午后少奶奶去过哪里?做了什么?想好了再说,龚家从来不留欺瞒主子的奴婢。”